手机访问 m.ttdu8.com

故事会-故事会在线阅读-天天故事网

当前位置: 天天故事网 > 网络小说 > 与我长跑十年的女朋友就要嫁人了

与我长跑十年的女朋友就要嫁人了

时间:2018-05-03来源:豆瓣 作者: 李海波

  凌晨偶然间发现这个故事,一气读完。由于原文《与我长跑十年的女朋友就要嫁人了》由帖子呈现,现整理分享给每一个能看到的人,希望看到的你,也耐心读到最后。

  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

  昨天下午凌一尧给我发来一张照片,是一件婚纱,她问好不?#27599;矗?#25105;说还?#23567;?/span>

  她说"初五举办婚礼,和我们以前想象得一样,有鲜花拱门,有红地?#28023;?#26377;白婚纱黑礼服,就是没有你。"

  我说"要不要我去凑个份子?"

  她半天之后才回复说:"不用了。

  这只金箍,先戴为敬!

  --------------分割线--------------

  2001年的夏天,我十六岁,正在读高?#23567;?#21363;便是夜晚,气温仍然高得令人辗转反侧,黑漆漆的夜晚满是室友们翻身和叹息的声音,而我咬着小电筒,蒙着一条薄被单,写下人生中唯一的一封情书。

  我的读者叫凌一尧,马尾辫,大前额,身材娇小,细腰长腿小翘臀。要命的是,她偏偏是一位学霸,常年霸占月考名次红榜第一排,这样脑瓜子聪明又美得翻泡的妞儿绝对是众人心目中的雅典娜,只可跪舔不能直视。

  几乎每天,我都会想入非非,幻想着各种与她搭讪的场面。其中包括她从楼梯上滚下来毁容了,我抱她朝着医院狂奔,并且发誓这辈子我都不会抛弃她,最后她在我的怀里留下了幸福的泪水。

  送出情书的第二天,我的创作地点就转移到政教处办公室,对面坐着姚主任,我们私下管他叫"姚千岁".他说:"吕钦扬同学啊,昨天你一夜写了三页纸,今天怎么就咬笔杆了?是不是这个环境不利于激发创作灵感,要不要?#27809;?#23487;舍慢慢写?"

  我理智地拒绝道:"不用了,这里有空调。"

  凌一尧把我的情书送给政教处,这事做得太坑,我内心的?#36865;?#23578;?#20174;希?#29677;主任跑来告诉我一个好消息:"你要上电视了!"

  "什么电视?"我?#34892;?#28608;动。

  "闭路电视。经过校领导研究决定,这次纪律整顿大会的主题是杜绝早恋,你要在学校直播室做一次公开检讨。"

  "为什么是我?不就一封情书吗?"

  班主任思索片刻,说:"可能是别人脸皮太薄了,怕留下心理阴?#21834;?/span>"

  他妈的!

  纪律整顿电视会议之前的那几天,我的心情却糟糕到极点。

  每次?#23545;?#22320;看见凌一尧,我都会走向旁边的岔路,不愿意与她打照面。说实话,我对她?#34892;?#35760;恨,无法理解她为什么那样做,难道被我?#19981;?#26159;一件很痛苦的事情?如果是这样,以后不?#19981;?#20320;就是了呗。

  据说历次电视会议的录像都会被妥善保存,作为我校发展历程的丰碑,为了给学妹们留下一个好印象,我特意理了一个清爽的发型,熨了一下白衬衫,还借了一双白色的耐克跑?#21483;?#31532;一次上电视,好激动。

  那天中午政史二班的体育委员来访,对我进行亲切慰问,鼓励我好好表现。他带来一个消息,?#30340;?#23553;情书不是被上交的,而是被他?#21069;?#20027;?#23614;?#32769;太缴获的,凌一尧还被拉到办公室做了一通思想审查。

  学校演播室中间摆着一台黑色的摄像机,镜头前面摆着一个主席台,?#26469;?#22352;着诸位领导以及各年级组长,而门口站着的是六名犯罪嫌疑人,其中一个就是我。那五个?#19968;?#25105;差不多都?#40092;叮?#20182;们的罪名比较另类,什么拿街机子儿冒充硬币买茶叶蛋,什么大半夜拿鱼竿在校园的池塘里钓鱼的,还?#24515;?#20301;住在二楼的同学,他用大搪瓷杯装尿往院墙外面泼,墙外方圆几米的庄稼死得?#31487;?#30340;,连野草都长不出一棵。

  相比之下,我绝对是最纯洁的。但不知道为什么,当我说我因为写情书给女孩却被对方送给?#40092;?#20102;,他们一个个都面露鄙夷之色,?#36335;?#25105;犯下?#20154;?#20204;更龌龊的罪?#23567;?#24403;时我就清醒地?#40092;?#21040;,错的不是我,而是这个世界。

  由于早恋是今天重点批判的主题,姚千岁将我安排在最后出场。班主任对我有点不放心,还特意跑来对我进行战前动员和辅导,他说:"?#28982;?#20799;千万不要紧张,控制住情绪。"

  "你怕我被吓哭?"我有种受辱的感觉。

  班主任说:"不是,我担心你在这么严肃的地方笑场。"

  终于轮到我了,我站到话筒前面朗读上次写的检讨,尽量不看镜头,像在给姚千岁致哀?#30475;省?#27491;要谢幕之时,副校长却在发表一则有关早恋危害的?#19981;埃?#27492;时我非常困窘,?#24403;?#20284;的杵在那里,被全校数千双眼睛在看不见的地方盯着,这种滋味真?#32784;?#33510;。

  不知?#26639;?#26657;长说了什么,姚千岁突然对我发问,所有人都看着我,包括镜头。我一头雾水地""了一下,此处是第二声。

  • 免费订阅最新好故事,微信号:aigushi360
  • 本故事地址:http://www.56901587.com/xiaoshuo/26538.html
    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